在市委宿舍里自殺未遂的“內鬼”,是“保護傘”

  • 串供或者偽造、銷毀、轉移、隱匿證據的;
  • 阻止他人揭發檢舉、提供證據材料的;
  • 包庇同案人員的;
  • 向組織提供虛假情況,掩蓋事實的;
  • 有其他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。

“其他對抗組織審查的行為”也曾出現在紀委通報中。

比如,2016年6月,湖南省紀委曾通報了3名市管黨員領導干部嚴重違紀受到開除黨籍處分,其中,邵陽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原支隊長劉軍被通報“曾采取自傷等方式對抗組織審查”。

但像權王軍這樣,“以極端方式對抗組織審查”的,非常罕見。

在落馬當月,3月1日下午,陜西省委掃黑除惡第三督導組召開情況反饋會,向咸陽市反饋督導意見,當時,權王軍以“市委常委”身份出席。

據媒體報道,當時的反饋會議“指出了責任落實、宣傳發動、案件線索、綜合治理、組織領導等方面存在的問題”。

6天之后,3月7日,權王軍曾試圖自殺。

據《廉政瞭望》披露,當日,權王軍曾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出一條消息,說自己因崗位特殊,每每遭到打擊對象的誣告誹謗和造謠,造成精神上的抑郁與煩躁,“決定用自刎方式結束生命”。

另據《新京報》報道,3月7日晚,權王軍曾在市委宿舍里自殺,被秘書發現送醫搶救,后脫離危險。

3月17日,權王軍被查。

這次的雙開通報稱,權王軍身為紀檢監察機關黨員領導干部,背棄黨的宗旨,喪失理想信念,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演化為個人攫取私利、滿足私欲、打擊報復他人的工具,嚴重玷污了紀檢監察干部形象,損害了紀檢監察機關執紀執法公信力,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、不收手,黨的十九大之后,仍肆無忌憚、不知敬畏,其行為已構成嚴重違紀并涉嫌犯罪,影響極其惡劣,情節特別嚴重,應予嚴肅處理。

資料 | 廉政瞭望 新京報 新華社 人民網等

校對 | 葛冬春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