觸樂夜話:他們不喜歡玩游戲

錯過了這款經典游戲真是可惜,但它畢竟已經屬于上個世紀了

万人炸金花小時候,我的數學成績很爛,爛到因為數學不行,導致其他科目也不想學下去。我的老師們察覺到這點,開始頻繁召開只有我家人參與的微型家長會。父母從那時開始決定嚴抓我平日里的任何游戲行為,因此在家里購置第一臺“大屁股”電腦時,我便被告知我是不能去用的。

万人炸金花什么都阻礙不了正常人類對秘密的好奇。電腦開啟時,我便躲在屋外,看著他們打開千千靜聽,放一曲《香水有毒》或者《老鼠愛大米》,看看后舍男孩的視頻,然后在雅虎上瘋狂敲字。我心里想著,電腦也不過如此嘛,聽歌、看視頻還得敲鍵盤,怎么有少兒頻道有趣?可等他們打開那些游戲,很快我就明白為什么要禁止我玩電腦了……

“大屁股”電腦上一開始只裝了兩款游戲,《大富翁4》和《反恐精英:零點行動》。用現在的標準去看,你會發現它倆的畫面表現力離真實世界差得遠,但對當時的我來說,那種感受是震撼的,以至于震撼太大,現在翻回去看它們,還總覺得失去了一層由童真構成的濾鏡。

《反恐精英:零點行動》里還有質量不錯的單人劇情

于是我開始軟磨硬泡,父母倒也算通融,到了雙休日,我也能在電腦前消耗幾個小時。我的游戲水平當時極爛,大富翁能玩成小窮鬼,FPS更是連跳個箱子都費勁。那時父親會站在一邊,等我實在搞不清頭緒時,他就親自上陣,我本以為他會大顯身手,沒想到其實他也像個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闖,就這樣,我們誤打誤撞地通過幾關——這似乎是最接近“和父母一起打游戲”的回憶了。

万人炸金花長大以后,我似乎也有過不少和父母玩游戲的機會,但都被我錯失掉了。

万人炸金花還記得有段時間放暑假,我沉迷于“半條命”系列,每天在單人戰役里折騰秘籍,用撬棍追著G-Man敲。也許是密集的槍聲吸引到了父親,于是他命令我“挪窩”,說自己也想玩槍戰游戲。真掃興,我不情愿地打開他提議的《反恐精英》,調出一群Bot,再給他買挺最貴的“B51”,然后準備回屋里看小說。沒過幾分鐘,父親招呼我回來,他嫌敵人太強,我就給電腦們調成只能用匕首,繼續回到屋里看小說。

万人炸金花那個夏天結束后,父親借口出差,收拾行李搬走,過了半年,我才從母親口中第一次知道離婚和分居意味著什么。

万人炸金花“半條命”系列的部分秘籍和《反恐精英》通用,這些指令曾經密密麻麻寫在我的草稿紙上

万人炸金花我的母親其實是最可能和我一起玩游戲的,我見過她和同事連麥玩斗地主或其他什么QQ里提供的娛樂項目。最近幾年,她也開始嘗試“三消”。其實母親比我更喜歡分享游戲,只可惜她分享的不是電子游戲,而是她熱衷的現實游戲方式——爬山。

有一段時間,爬山真的成為了我的噩夢。對于母親來說,那些風景是美好的,汗流浹背的感覺是舒暢的,把這些景色分享給我,能讓我在呼吸新鮮空氣的同時,也更加珍惜美好的風景。在母親的帶領下,我不斷在郊區四處的山脈出沒,我沒能記清那些公園和山頭的名字,也沒覺得從高處看同一座城市就能發掘什么不一樣,只記得自己拖著受傷的膝蓋、扒拉著樹枝和石塊喘著粗氣前行,一路上看著游客亂丟垃圾、隨地吐痰、擁擠打鬧、滿嘴胡話。抬頭,是不那么晴朗的天空;低頭,是年久失修的階梯,心情因此更加低落。

万人炸金花我討厭爬山,兩次登上泰山,回憶都充滿痛苦

買了筆記本電腦以后,我經常帶著手柄參與家庭聚會,給表弟們展示一些有趣的本地同屏游戲,母親和其他長輩也會一并加入,甚至為一些年輕人見怪不怪的情節笑得發顫。這是最適合和母親一起玩游戲的機會,只是我每次我拿到手柄之后,母親就要嗔怪我不讓著別人,我只好再把手柄遞出去。

我的前任曾經直言“我不喜歡玩游戲”,如果問我父母的意見,那結果也是一樣的。“不應該喜歡游戲”是他們從生活中學習到的經驗。一開始,我曾嘗試過改變這一想法,比如告訴他們一些真人真事,嘗試讓他們正視玩游戲的好處,不過最終我還是放棄了。

万人炸金花其實吧……他們是喜歡游戲的,他們通過游戲找尋樂趣,也期待通過游戲(或者說一個不太嚴肅的形式)和我進行互動,這理應幫助我們跨越代溝,解除一些隔閡,只是因為機緣巧合,這些嘗試全都沒能應驗。這些隔閡是否解除已經不那么重要了,我沒理由強迫他們喜歡或者正視游戲,只能決定尊重這些觀念和想法的不同。

但我還是很羨慕那些可以和父母玩游戲的人啊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