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胞胎兒子公開“叫板”警察父親: 我們是不是您親生的?!

親愛的爸爸:

我是文凱,知道您成為了全國最美基層民警候選人,我和弟弟都特別開心。雖然我們嘴上不說,但其實您在我們心里一直是榜樣,我們為有您這樣的父親而自豪。

小的時候,您總是很忙,忙著指揮、忙著執勤,但是您的忙碌里似乎沒有我和弟弟。

早上五點半起床,六點鐘出門,六點半我和弟弟就被送到了校門口。校門沒有開,我們倆總是一站就是半小時。

老師和同學總說我們積極,但他們不知道,其實是因為您要趕去別的學校門口執勤,逼著我們早到學校。夏天還好,到了冬天,寒風吹得我們倆在校門口直哆嗦,在那灰暗的世界里,每一分鐘都顯得格外漫長。有時候碰到下雨下雪,我們還得去的更早,因為雨雪天您的任務更重。

聽說您會抱著其他孩子走過水塘,您會背著他們踏過雪地,可是我和弟弟卻在寒風中舉著雨傘,任憑雨雪淋濕了我們的衣服和鞋子。

有時候我在想,當您把我們放下,調轉車頭離開的時候,您是否會回頭看我們一眼?是否會想到我和弟弟的無助?是不是因為我們的身體而并不喜歡我們?又或者,我們不是您親生的?

那一年,我被車撞了,路人給您打電話您因為忙,遲遲沒有接到。那一年,弟弟摔傷了手,他怕打擾您,遲遲不敢講,最后爛了個洞,差點得了敗血癥。

那一年,我們的鞋子被雨水打濕,穿了一天腳都泡白了,回家之后發燒了,您也不在家。

那一年又一年,我總是想問,您是真的很愛這份工作吧?您這么做值得嗎?

6年前,我和弟弟初中畢業后去了南京盲人學校念書,同時開始了中長跑的練習。

剛去的時候,我們挺開心,覺得自己終于不需要提早上學了,也覺得可以不再是您和媽媽的煩惱了。但漸漸的,我們感受到了您的愛。電話里,您的問題變得很多,總是問吃的如何,睡得如何,訓練累不累,能不能堅持下去,教練對我們好不好?每一次回家,這些問題還會再問一遍,然后鼓勵我們努力堅持。

曾經那個嚴肅、無視我們感受的父親變得很啰嗦、很在意我們的想法了。我想,這大概就是愛吧!之前那些想法,還真的是很幼稚呢!您怎么會不愛我們,只是這份職業的特殊性,需要您舍小家、為大家,把更多的愛分給那些更需要的孩子們,把更多的平安帶進更多的家庭,這才對得起警察這個稱呼,才算值得啊!

可能您不知道,我和弟弟受您的影響很大,訓練很苦的時候我們總是想起您這么多年的堅持,哪怕是膝蓋很疼,您也不會請假;跑上賽道的時候,我們總是想起您的毅力,咬牙向前沖刺;沖向終點的時候,我們總是想起您說既然選擇了,就一定做到最好。可惜,這一次我們讓您失望了,殘運會上,我們沒有取得自己最好的成績,辜負了您和媽媽對我們的期望。這段時間我和弟弟都有些失落,而您卻還在安慰我們,鼓勵我們。

嗯,我給您保證,接下來我們肯定好好練,下一次一定捧回金牌,這樣,才配得上擁有您這么優秀的爸爸,對不對?

万人炸金花最后,我和弟弟都想說,工作再忙也請您好好保重身體,膝蓋上的舊傷也得注意,希望您身體健康,萬事順心。

您的兒子文凱、文旋

2019年9月19日

據了解,這對雙胞胎兄弟先天性弱視,視力只有0.1。分享會上,陸旭東對兒子的“抱怨”當場回應。他說:“這么多年,我堅持在學校門口護學,是因為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,我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平平安安;而作為一名民警、一名共產黨員,守護每一個孩子,是我的責任、是我必須完成的任務!”

令人欣慰的是,隨著年齡增長,陸文凱、陸文旋兩個大小伙不但慢慢理解了父親,而且,父親成了他們心中的榜樣、他們心中的英雄。兄弟倆于2013年到南京盲人學校學習盲人推拿,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,并于今年拿到了南京中醫藥大學的盲康大專文憑。

万人炸金花正如信中所說,兩個孩子像父親一樣,時時追求“把事情做到最好”。他們從2012年起就成為江蘇省殘聯運動員,到目前為止已經參加了兩次全國的田徑錦標賽和一次殘運會,共獲得5塊金牌,7塊銀牌,5塊銅牌。

向“黑皮交警”陸旭東致敬!

為文凱、文旋點贊、加油!

—END—

來源丨江蘇警方

(轉自:中國警察網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,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今日搜狐熱點
今日推薦